快捷搜索:  

从弱冠到花甲 成都“神笔马良”用画笔“复活”700余种“小精灵”

中新网成都9月27日电 题:从弱冠到花甲 成都“神笔马良”用画笔“复活”700余种“小精灵”

作者 祝欢 贺劭清

在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内,就有一位“最懂”作画的(de)科学工作者。他(ta)年轻时入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辈子只从事科学绘图这样一份工匠式的(de)工作,这便是(shi)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室高级实验师李健一生的(de)真实写照。

李健用放大镜观察蛙的(de)特征。 张浪 摄 李健用放大镜观察蛙的(de)特征。 张浪 摄

长期从事动植物分类学的(de)科学绘图工作的(de)李健从1978年进入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开始,便承担了绘图工作,这一做便做到了退休。观察动植物特征、准备好(hao)纸笔、打底稿、上色……43年来,李健就是(shi)这样一坐就是(shi)一整天。在科学绘图中,他(ta)结合动物标本、文字描述和图片,绘制了上千幅动植物手绘图,绘制出了730多种地球上的(de)“小精灵”。43年间,李健以严谨的(de)科研态度、精湛的(de)绘画技艺绘制的(de)动植物手绘图为研究工作提供了极大的(de)便利。

17岁时,李健便进入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对(dui)于非科班出身的(de)他(ta)来说,学习科学绘图中遇到了不少困难。“最初入行的(de)时候,自己什么都不懂,通过不断摸索和参考前辈作品,自己的(de)绘图技术也不断提升,渐渐能画出立体感,画出更真实的(de)作品。”李健表示,自己当时通过了半年的(de)学习,终于能独立绘制作品。

李健绘图时使用的(de)笔。 张浪 摄 李健绘图时使用的(de)笔。 张浪 摄

从最初比较粗糙的(de)作品到画到比较精细,李健经过了很长时间(shijian)的(de)学习。“这个工作是(shi)非常枯燥的(de),并且没有捷径可走,唯有用心、仔细才能完成作品。”李健介绍,要“事无巨细”地完成一幅科学绘图,需要连续伏案10多天的(de)时间(shijian),绘制的(de)过程也因为过于精益求精而十分枯燥。他(ta)的(de)绘图栩栩如生,他(ta)被同事称为“神笔马良”。

科学绘图多采用水彩,李健对(dui)画笔和画纸的(de)选用都很讲究。“我(wo)通常都是(shi)买0号狼圭毛笔,再经过修剪就可以使用了。”李健表示,自己会选用不会反光并且耐用的(de)特种纸。

李健在显微镜下观察蛙的(de)特征。 张浪 摄 李健在显微镜下观察蛙的(de)特征。 张浪 摄

与日常绘图不同,科学绘图没有“创作”,为保证科学性,科学绘图的(de)绘制必须“分毫不差”。“科学绘图是(shi)根据标本和文字描述来正确地表现,要把科学性放在首位,不能有夸张的(de)画法。”李健表示,在科学绘图中,不能加入主观色彩,现实的(de)颜色和原始的(de)颜色差距不能太大,一定在允许的(de)范围之内表现出来。

李健坦言,要绘制一幅合格的(de)科学绘图,前期的(de)观察尤为重要。“在下笔之前,要拿解剖针翻看标本,连疣粒的(de)数量、大小和位置都要观察仔细。”李健说,一个看起来相对(dui)简单的(de)蛙,也需要画至少一个星期。

李健在科学绘图最需要的(de)时候入行。“以前有七八个同事从事这个工作,后来大家都因为枯燥、没有发展前途就都相继离开了。”李健表示,后来在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人(ren)从事绘图工作。自2021年,李健退休后,也就后继无人(ren)了。

李健绘制的(de)莽山烙铁头蛇。 受访者供图 李健绘制的(de)莽山烙铁头蛇。 受访者供图

李健的(de)坚持也源于他(ta)对(dui)这项工作的(de)喜爱。在他(ta)的(de)作品中,他(ta)印象最深刻的(de)一幅图,是(shi)出于兴趣在家绘制的(de)莽山烙铁头蛇。“这个蛇很大,有一两米长,全身的(de)鳞片变化很大,需要一层一层地绘制,共画了四五次,才画出鳞片的(de)立体感。”李健表示,自己花了一个多月才完成莽山烙铁头蛇的(de)绘制。

43年来,李健所参与的(de)《中国两栖动物系统进化与保护》获得了四川省科技(keji)进步二等奖(2010),参与的(de)《中国两栖动物系统学研究》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014);李健参与绘制的(de)“《云南植物志》的(de)编研”获得了云南省2010年度自然科学特等奖。此外李健参与的(de)各类专著、专业类杂志也获得了不少奖项。

虽然李健现在已经退休了,但他(ta)至今也没放下画笔,得闲时,他(ta)也会在家绘制生物科学绘图。作为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内最后一名掌握科学绘图技术的(de)匠人(ren),在李健看来,不管时代更迭还是(shi)技术革新,科学绘图的(de)重要性从未减弱。他(ta)也希望未来能找到接班人(ren),让科学绘图这门手艺流传下去。

“虽然科学绘图很枯燥,现在暂时没有人(ren)来画。”李健希望未来能找到接班人(ren),让科学绘图这个行业传承下去。“如果后面有人(ren)来学,我(wo)也很乐意教。”李健表示。(完)

【编辑:黄钰涵】

斯诺登被给予俄罗斯国籍之后……

甘宇离开重症监护室 讲述泸定地震后野外生存的(de)17天

安倍国葬今举行!逾4000名宾客出席 动员2万警力维安

拉岛国对(dui)抗中国?美国别忘了自己造就的(de)“伤心太平洋”

辅助驾驶功能新车市场渗透率超三成 是(shi)否“鸡肋”引热议

国庆多地倡导就地过节 机票量价齐升 国际航班均价大涨

秋冬流感叠加新冠,多地为重点人(ren)群免费接种疫苗

“我(wo)的(de)孩子这么好(hao),怎么会得病?”

岳海鹏:百年乒乓,小球如何转动大球?

不想生不敢老?中国寻解“成长中的(de)烦恼”

伍德克:中国强劲的(de)增长模式将会持续

甘宇讲述17天自救经历:摸地上野生猕猴桃吃

最美基层民警孙益海:一条腿一根拐,撑起百姓一片祥和天

日本民众举行抗议活动 欲对(dui)安倍国葬反对(dui)到底

文旅部拟规定:网上演唱会等应先取得经营许可证

关于在联大期间“爆粗口”的(de)争议 尹锡悦终于回应了!

口腔种植体集采即将开展 多家上市公司(gongsi)(gongsi)积极回应

泽连斯基:乌克兰已从美国获得了先进的(de)防空系统

从弱冠到花甲 成都“神笔马良”用画笔“复活”700余种“小精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934人留言! 共有:934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李文皓 说: 为人民服务
李明军 说: 写的真好啊,说出了我的心声
王烁 说: 坚持就是胜利
李宇逻 说: 祖国强大,人民幸福
王成果 说: 这说的有道理啊
加载中......
发表评论